红楼梦里的贾府,最终是如何败落下去的?

就像引发成功的原因不止一种,走向没落也是多种因素的结合。

1、先决条件:贾元春之死

在第五回中,凤姐的命运册子上画有“一片冰山,上面有一只雌凤”,雌凤我们都知道是凤姐,那么那片冰山是什么意思呢?冰山的典故来源于《资治通鉴》张彖曾对人说过:“君辈倚杨右相如泰山,吾以为冰山耳。若皎日既出,君辈得无失所恃乎?”这句话说的是杨玉环的家族,杨家靠着杨玉环享受荣华富贵,但是杨玉环只是一座冰山,一旦来了太阳,这座冰山只会垮掉。

因此,按照《红楼梦》的人物权利关系来看,冰山只可能是指贾元春,用杨玉环来比喻贾元春,用杨家之败来比喻贾家之败。只不过,元春的死是受贾家的罪恶连累,才落到了杨玉环的下场。但是贾元春死后,还不是贾府的末路,这只是一个先决条件,就像多骨诺米牌,当第一张牌倒下以后,也就意味着距离最后一张牌倒下也不远了。

2、罪魁祸首:贾赦、贾珍和凤姐

贾赦和贾珍两个败家魔王,大家应该都知道。我唯一好奇的是,为啥贾代善和贾代化当初没有教育好这两个小兔崽子……

贾赦的“丰功伟绩”很多,最出名的应该就是用计谋强抢石呆子的扇子,当然贾雨村也在其中“帮了不少忙”。甚至这种伤天害理的事,连贾琏都看不下去了,但表示不满的结果就是被贾赦“打得动不得”。

贾珍呢?曹雪芹是这么写的:“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,也没有人敢来管他。”要厚葬秦可卿就厚葬秦可卿,反正谁都不能说不行。

至于凤姐,虽然她确实有治家之才,但是她更多时候是在败家,而且心狠手辣。放高利贷之类的还都是小事,她干过最大的两票,一是铁槛寺内弄权,收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,勾结节度使,拆散一对姻缘,最后让张金哥和守备之子死于非命。二是勾结官府,利用张华,害死尤二姐,事后还想斩草除根,让旺儿把张华给弄死,幸而旺儿不肯下手,暗自放张华走了。凤姐的狠毒可见一斑。

3、隐晦的深层:政治斗争

如果挖得再深一点,按照《红楼梦探佚》一书中所写,忠顺王和北静王的政治斗争中,贾府拥护的北静王在这场斗争中失败,一损俱损,也是贾府被抄的深层原因之一。

红楼梦里的贾府,一开篇就已经走了下坡路,原文说它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”,即贾府只剩下一个旧日的空架子罢了,那么都是哪些因素导致了它的覆亡呢?

第一,子孙败家。这一点在冷子兴演说荣国荣时讲得很清楚,他评论如今的贾府时是这么说的:如今生齿日繁,事务日盛,主仆上下,安富尊荣者尽多,运筹谋画者无一,其日用排场费用,又不能将就省俭,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,内囊却也尽上来了。

由此可知,贾府的败落,首先跟这些子孙的败家败业密不可分,只知道享受,却不知道为将来谋划,只知道坐吃山空,铺张浪费,却不知道勤俭持家。

人说创业难,守业更难。就像焦大醉骂时说的: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……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!每日家偷狗戏鸡,爬灰的爬灰,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……

可见贾府的这些子孙,都是纨绔子弟,是败家子,整日只知道一味享乐,没有一个人知道为将来谋划,子孙的败家是贾府败落的最根本原因。

第二,撒手不管。细读红楼我们发现,贾府的男人们没有一个干正事的,只有贾政给我们的印象稍好,还算是个比较正经的人,但也是散漫于家事。古人常说: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,而贾政除了自己做官,却荒疏了家事,没有教育好子孙,这是他的失职。

不仅贾政,更明显的是贾敬、贾赦和贾珍这几个人,贾敬本来是宁国府的长辈,但却一味地好道炼丹,不问俗事,所以红楼梦曲词里说:箕裘颓堕皆从敬,家事消亡首罪宁。也就是说,宁国府作为长房,是贾府败落的开端。

贾敬一不管事,贾珍就开始无法无天起来了。冷子兴说:这珍爷那里肯读书,只一味高乐不了,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,也没有人敢来管他。于是宁国府就乱的不成样子,柳湘莲也对宝玉说:你们东府里,除了门口的两个石狮子,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。

贾赦也是个不好好做官,什么事都不管,只知道养小妾,收古玩的主儿。看上了鸳鸯就要弄到手,弄不到手就不惜花大价钱从外面买一个小妾;看上石呆子的扇子就要想办法弄来,没钱了就到处借,是个老不正经的贾府子孙。

贾府有这些不管事,且处处惹是生非,弄得贾府鸡飞狗跳,肮脏不堪的子孙,不败才是怪事。

第三,元春之死。贾府毕竟是赫赫扬扬,已将百载的豪门贵族,败落不可能那么快,它有一个缓慢的走下坡路的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元春封妃是贾府最后的一个巅峰。

元春封妃相当于是贾府的回光返照,看上去它延缓了贾府衰落的进程,但一旦元春薨逝,贾府的败落就是一夜之间的事,因为元春封妃是贾府支撑着前行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她的死亡预示着贾府的彻底败落。

元春封妃后,贾府还能勉强维持往日的繁荣,至少宫里有贵妃撑腰,贾府的架子还不至于倒下,即便子孙们犯了什么错,因为有元妃在,且有祖荫在,皇帝都不会对贾府痛下杀手,但元春一死,贾府再也没有靠山,等待它的就是清算一切了。

第四,犯下罪孽。如果贾府只是子孙不作为,不在外面犯事,也许它的败落还不会来的那么快,败落的不会那么彻底,既然是贵妃娘家,又是公侯之家,像贾赦、贾政、贾琏、贾珍等人,都是朝廷命官,如果用这个身份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,犯下罪孽,被抓住把柄,结果可想而知。

比如贾赦因为夺石呆子的扇子犯下的罪孽,王熙凤因为三千两银子假借贾琏之名犯下的罪孽,薛蟠打死冯渊犯下的罪孽等,都可能在八十回后因为某件小事,被牵连出来,然后被下狱。甚至皇帝深恨贾府,借此机会捏造更多罪名,将贾府一并抄家。

第五,落井下石。贾府的败落,除了本身的原因,最终的覆亡,可能还跟几个人有关,比如忠顺亲王、贾雨村、孙绍祖等人。忠顺王府跟贾府本来不对付,极有可能在关键是=时刻落井下石,成为贾府败落的推手。

而贾雨村和孙绍祖等人,则是典型的见风使舵、忘恩负义的小人,贾府曾帮助过他们,但他们为了自己的前途,不仅见死不救,且反咬一口,把贾府推向了永远无法翻身的深渊。

甚至贾府的那些清客,也极有可能在最后时刻反水,把贾府过去的所有隐秘之事,悉数汇报给当权者,这些小人也是贾府走向败落的推动因素。

说到底,贾府的败落,都是这些不肖子孙造成的,他们只知道享乐,却不知道为家族基业谋划,一个个安于现状,不思进取,作恶多端,最终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,和家族覆亡的结局。

作者:夕四少,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:少读红楼,为你讲述不一样的红楼故事。

败落??!我想了一阵,翻翻红楼梦回目看,最后结尾宝玉只不过是云游出走罢了!他又没仙游死去,书中好明显暗示他以后会回归,贾兰又中考了,贾赦贾莲贾珍,贾政邢王两夫人等当家之人也没死啊!贾府房产田产也在啊,只不过死了贾母黛玉迎春凤姐赵姨娘等几个人,惜春出家,探春远嫁,逃跑的贾环也会回归的,妙玉失踪,芳官几个女戏子出家,等等一切人事变动其实看起来很正常啊!总要变动一切生死的,但其实过程很缓慢的,大树有枯枝,贾赦贾政上代的贾姓至亲己败落变普通人穷光蛋家境的,贾瑞贾蔷等几个人的描写最明白清楚了。

红楼梦的结局描写是光明的,家族会生生不息廷续下去,时间長了,各种子孙当然际遇人生差别很大,在人类社会谁个不是这样呢!?贾府人又没绝种,社会上大把姓贾的人,跟作者同姓曹的人也大把走在现今的马路街上。

不知那年或.何年,非有那几个傻瓜笨蛋,或一班不正常的番薯非耍说红楼梦是大悲剧,有咁惨讲到咁惨,正变态佬,作者也没讲这是大悲剧,人家只是喜欢讽刺慨叹人生,小康生活七八十岁寿终正寝的,非要考究人家短命不得好死,中国人心态真不好,憎人富贵恨人贫,咒人早死!呵呵!

看完红楼梦,我们都可以感受到贾府是怎样由烈火烹油、繁花似锦的喜悦走向飞鸟各投林的悲凉。贾府似乎是在元妃成为贵妃后走上了极盛的顶点,又在内囊罄尽的情况下走向衰败。



事实是如此么?其实在红楼梦的故事初开始之时,贾府就已经开始走上了衰落之路。这一真相,是通过一个局内人、旁观者冷子兴的角度点出的。

第二回里,贾雨村和冷子兴相见,冷子兴对贾府做了一番评论,她说说,“如今的这宁荣两门,都萧疏了,不比先时的光景”。…………“主仆上下,安富尊荣者尽多,运筹谋画者无一,其日用排场费用,又不能将就省俭,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,内囊却也尽上来了。这还是小事。更有一件大事:谁知这样钟鸣鼎食之家,翰墨诗书之族,如今的儿孙,竟一代不如一代了”。



冷子兴是凤姐陪房周瑞家的女婿,对贾府的情况了熟于胸,曹雪芹又是借他来带出贾府的整个背景,所以他的话不但可信,而且颇有深意。从他的话里,我们可以看出贾府已经开始衰落,衰落的原因有两个:一是人口众多,费用沉重,几近入不敷出;二是后代无能,无法振兴家业。贾府衰落的原因当然不止这两点,根据红楼梦和当时的背景,试全面分析一下。



首先 ,衰落是肯定的 ,这在前半部分已经有迹象 ,并有曲子、 判词等开头部分可以看出:
从经济状况看
1贾母天天要满汉全席 以及家里的其他口粮 这是一个花费
2还有一个是盖建大观园 接驾等花费
3盛大的祭司活动
4秦可卿死亡后 后事也办的隆重
5 平常过着奢靡的日子 学习射箭 天天杀猪屠牛 喝酒 赌博
6 经常要买新丫头
7 救济的亲戚多

8 给服侍宫里的娘娘 的 宦官太监 借钱(说是借 有去无回)



综合以上入不敷出是肯定的
隐藏的 危机有
薛家的 账目整理
贾珍的朋友同党 冯紫英的 古怪言行(出入于皇帝狩猎区)
王熙凤的胡作非为
贾政的徇私舞弊……

种种原因和迹象都肯定和造成了这一必然事实。

皇宠是贾府勉强支撑的一个原因,再加上内部腐朽,当家人到底有没有中饱私囊我们可以看到,就算假设都成立,我想贾府后人中也少有可以担当大任的人,总之世家大族败落都类比于此。



看着也有人这样解释这一现象:

《红楼梦》其实朱家梦,是明朝朱家的幻梦,红就是朱,就是朱家上层建筑——楼的倒塌;也是《情僧录》是和尚朱元璋家族的记录,也是《石头记》是南京——古代金陵——石头城的兴衰史的记录。
腐败是朱家衰败的历史根源,不仅仅是朱家,而后的爱新觉罗家族也是一模一样。腐败=衰败,这个恒等式就是社会历史的公理,历史又在不断地验证它。



还有秦可卿判词是:

情天情海幻情身,情既相逢必主淫。

漫言不肖皆荣出,造衅开端实在宁。

秦可卿的曲子是:

【好事终】画梁春尽落香尘。擅风情,秉月貌,便是败家的根本。箕裘颓堕皆从敬,家事消亡首罪宁。宿孽总因情。

这两段都可以看出:荣国府“不肖”子孙,不能读书中举,建功立业坐吃山空,最终导致家境日窘逐渐衰败;而宁国府贾珍贾蓉父子贪图享乐,耽于情色淫逸无忌,这些成为贾府抄家的主要罪状。

贾府走向末路的原因其实总结起来就六个字:缺人,惹祸,造孽!

首先就要来说缺人。

为啥缺人是贾府走向末路的主要原因呢?因为贾府一直都是出于缺人的状态。在冷子兴给贾雨村介绍宁荣两府时,说贾府目前的状态也就是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”,底蕴在那摆着,外头才看不出里头的虚或实,认为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。

冷子兴除了给贾雨村说了宁荣两府的真实处境外,还特意强调一点,目前宁荣两府的人员补充上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。

宁国府自打世袭职位传给贾敬之后,就已经开始有了走向末路的前奏了,为啥呢?因为贾敬本就是不作为的,喜欢的就是修炼炼丹,恨不得早早能成仙,哪里去用心管理过,这不,早早就把世袭的位置传给了贾珍。

宁国府到了贾珍这一代,真的是没有挽救的局面了,贾珍在宁国府的地位是谁也撼动不了的,唯一能管他的亲爹则在道观里恨不得早日成仙。

贾珍带领下的宁国府则是各种乌烟瘴气,首先贾珍自己就是个不作为的,带领儿子贾蓉那是各种作,首先先把儿媳妇秦可卿占为己有,破坏家庭和谐,更是把贾蓉的精神导向都给领导错误了。

荣国府对比宁国府,看似稍稍好那么一点点,荣国府的世袭职位是由贾赦接任,而贾政本是有心科考,没曾想皇帝给赐了个职务,成了荣国府另外一个有正式职业的。

贾赦和贾政,在子嗣上面也是各自有儿子,贾政要不是因为老大贾珠年轻早末,可是有两个儿子呢!从人丁上来对比,荣国府也是不差的。

可贾赦对比贾珍而言,也不是好主,都是做爷爷的人,还整天各种不务正业,天天想着法和贾政做对比,而贾政对贾宝玉的教育更是一塌糊涂,简直就是野蛮式教育。

宁荣两府的后备人员上,从最本质来说,真的没一个好的接班人,慢慢演变成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局面。

宁荣两府的男丁能力不足,只能派女将上场,好不容易在宫里熬了好多年的贾元春突破重围,获得了妃子殊荣,可耐不住宫斗这门学问水太深且家族太不给力,贾元春也是早早的香消玉殒。

宁荣两府的缺人状态就是非常明显,没有强有力的后备人员,没有优质的家族成员才继续保证家族的繁荣昌盛,这就是贾府必然走向末路的首要原因。

其次使得贾府走向末路的一个原因就是:惹祸!

作为一个世家大族,主动去惹祸倒是真的非常少,毕竟规避风险这样的事情,对于宁荣两府来说,还是小事一桩,且宁荣两府的宗旨也是以人为和,惹祸这件事尽量远离就远离。

可这样就不代表宁荣两府和惹祸没有关联了,他们不主动去惹祸,但他们的亲人以及家族人情关系却可以给他们惹祸。

比如一开头的薛蟠打死人的事情,人命关天的事情,在贾雨村中间参与了一下,就变成了小事一件,罪魁祸首的薛蟠照样各种吃喝玩乐,享受人生。

贾雨村之所以能对薛蟠打死人的案件网开一面,里面就有贾府的关系。薛蟠打死人的事情,因贾府的面子很快得到圆满处理,但另一方面也是给贾府惹祸上身。

除了薛蟠,还有类似被抄家的甄家,已经被皇帝命令抄家了,王夫人还敢收留她们,这些统统都是会给贾府带来祸端的。

最后要说的就是:造孽!

没错,就是造孽。宁荣两府的后代都是造孽深重。从宁国府贾珍霸占自己的儿媳妇秦可卿,这就是一种不合礼法,该杜绝的事,可贾珍不管什么王法,想得到就得到。

更是在秦可卿死后,对于秦可卿的葬礼规格有自己的想法,即使贾政在旁边劝着这样操办不合时宜,不符合规矩,那也是阻止不了贾珍的一意孤行。

贾珍不仅祸害自己的家庭,还祸害儿子的家庭,在后面还举办名为练习骑射的聚会,实则是聚赌取乐。

荣国府的造孽更是罪恶深重,从王熙凤帮着操办秦可卿葬礼开始,昧着良心拿人命不当回事,收了三千两银子的事开头,后续的事件王熙凤是一点也不手软,为了钱是各种不折手段。

除了王熙凤,贾赦那也是在造孽深重,一把年纪的人,就是看上了贾母的贴身丫头鸳鸯,很多人以为他是奔着鸳鸯年轻漂亮去的,背后的真实内幕也是不言而喻。不仅如此,贾赦看上石呆子的扇子,愣是在贾雨村的帮助下害得人家家破人亡。

贾赦最可恶的还是被抄家时他的罪名,通外啊,大罪啊,这样的事情贾赦竟然也是做得理所应当,如此造孽的事情是一点违心的想法都没有,而是直接做了。

由此可以总结,贾府走向末路的原因就是离不开这三个因素:缺人,惹祸,造孽!

要说起贾府为什么衰败,就要说起中国有句老话,叫做:富不过三代。

宁荣二公当初打下的江山,到了第三代贾敬、贾赦、贾政身上,已经露出了走下坡路的光景。宁国府的贾敬整天热衷于练仙丹求长生不老,家中的事一概不管。荣国府长子贾赦,在四十六回中,通过凤姐的口,我们看到了贾母眼里的贾赦。王熙凤是这样说的“况且平日说起闲话来,老太太常说,老爷如今上了年纪,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,没的耽误了人家。放着身子不保养,官儿也不好生作去,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。太太听这话,很喜欢老爷么?”至于贾政,倒是一心求取功名,却一直都经历着宦海沉浮,起起落落。

第三代都这样了,到了第四第五代,就更没有在事业上能够撑得起的男人了。宁国府的贾珍,身为宁荣二府的大族长,整天除了吃喝玩乐赌,做些下三滥的事,正经事啥也不干,通篇看来他还能干点正经事的时候就是年底收租子,还惦记着荣国府人多进的少出的多,支援他们一点。

荣国府里的爷们,贾琏整天忙着勾搭混账老婆(凤姐语),宝玉忙着跟姐姐妹妹玩,贾环忙着使坏。到了这时 候,真的就是我们民间常说的“麻布袋,草布袋,一代不如一代了。”那个烈火喷油、鲜花着锦的时代已经过去,而贾家的这些子孙们还整天耽于享乐。连秦可卿都看出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,可是贾家的男人谁也没有站出来说这是个问题,需要担当起来。

如果一个家族的男人都有追求有担当,即使这个家原本不行,也会慢慢兴旺起来。反之,如果本该抛头露面的男人们整天沉缅于享乐,花银子如淌水似的,只出不进,家怎么会兴旺?

我这是从文本的角度来探析,如果是索隐派,分析皇家的派别之争,那就另当别论,不是我讨论的问题。